跟著“漁小二”去辦證 嵊泗洋山破解海島居民辦事難題

發布時間:2019-06-17 09:18:50 來源: 浙江日報 記者 鄭元丹 滕蓉

  舟山灘滸島,就在江海交界的最寬處。

  雖說版圖屬于舟山嵊泗縣,可這個島唯一的出行工具是通向上海金匯港的船,每周只有兩班,周二和周五。但由于天氣等因素影響,船常常停航。相較而言,位于上海奉賢區海灣旅游區的金匯港出海口更像是灘滸人的家。從2000年4月起,灘滸島120余戶家庭陸續搬遷至上海金匯港灘滸新村,如今,280多位村民在那里生活,島上還留有20多位老人。

  雖然人在異地,但辦證辦事依然還在嵊泗洋山鎮,大海便成了最大的阻礙。為破解洋山鎮離島居民辦事難題,洋山鎮積極探索創新“漁小二”代辦制度,成立洋山鎮足不出島委辦處,以社區為單位,以機關、社區黨員干部為骨干,成立“漁小二”代辦員隊伍。虧得有了這些上門服務的“漁小二”,讓離島居民可以輕松辦理醫保等各種事項。近日,我們跟隨嵊泗縣人社局洋山分局局長倪芬芳和洋山鎮社會事務發展辦公室工作人員邵揚一行,踏上前往服務灘滸人的路程。

  一等再等還是停航

  按照原計劃,周一下午我們從三江碼頭坐船到達洋山鎮后,周二坐船去灘滸島,周三再前往上海金匯港。沒想到第二天就被通知:“有霧,全線停航!”周三6時許,傳來好消息:“天公作美!11時開船。”10時許,我們便早早來到碼頭等候。只見邵揚拎著大包小包奔來,“得知我要去灘滸,很多人托我帶東西。”

  當一行人感嘆終于可以出島時,又收到通知:“停航!”可誰都不死心,直到時針指向11時。“你們怎么還在等,今天去不了灘滸了。”洋盛7號船長上岸,讓我們打消了上島的念頭,“有人想帶條魚給灘滸島上的老母親吃,帶了3次還是沒成,現在只能拿回做魚丸了。”

  我們有一絲失落,同行的倪芳芬更有些著急:“幾天前就和島上的老人約好了,她們都等著。”倪芳芬告訴我們,自己的服務對象除了本島常住居民,還有近千名居住在上海南匯的動遷居民和金匯港居民。這些人往來路途遙遠,從2013年8月起,她堅持每月中旬坐船乘車前往上海惠南工作站,或不定期去灘滸島、金匯港為百姓報銷醫療費,風雨無阻。

  看來灘滸島是上不去了,我們決定改變行程,從上海方向走,坐船去沈家灣碼頭,再坐車去金匯港。見海上的霧有些散去,我們叫了一艘小船出海。載我們的是一艘260匹的漁家樂船,空間還算寬敞。“這船算大了,2015年那次去灘滸島,我坐的船才3匹馬力。”邵揚說,“那滋味簡直是酸爽,猶如在海上騎自行車,沒有一個可以遮風擋浪的空間,衣服全濕透了。”

  洋山客運碼頭至沈家灣碼頭的船程并不長,15分鐘后我們就抵達了沈家灣。靠岸時,船身和碼頭地面的距離有一米高,這時候,我們也顧不了淑女形象了,腳一蹬然后一躍,幾乎是被拽上岸。“讓我先瞇會,最近神經實在有點緊繃,每天晚上起來看幾次天氣情況。”坐上車,邵揚才長舒了一口氣,躺在座位上打起了盹。

  家門口輕松辦業務

  “到了。”經過1個多小時的車程,我們來到位于上海奉賢區金匯港的灘滸社區便民服務站。代辦材料、宣傳海報……倪芬芳和邵揚麻利地卸下車,熟門熟路進了服務站辦公樓。

  進門沒寒暄幾句,大家便迅速進入工作狀態。“你們可算來了,阿芬快幫我看看。”服務站工作人員滕海兒負責醫保報銷這塊,填寫材料這次有了新變動,她趕緊拉著倪芳芬仔細詢問。坐在工位上,倪芳芬熟練地打開操作平臺,指著屏幕上的后臺界面,一一解釋。

  邵揚也忙開了,他從材料袋中翻出一小疊養老服務補貼申請審核表,同分管戶籍管理的范飄芬一起逐項核對人員信息。“走,去趟灘滸新村。”帶來的代辦材料基本處理妥當,倪芳芬和邵揚帶上“浙里辦”App宣傳海報,直奔村民居住小區。在張貼宣傳海報時,路過的村民湊上前來圍觀。“這是啥?網上還能辦醫保報銷?”正在整理漁具的村民夏方榮起了好奇心。“沒錯!”邵揚指著海報上的二維碼,解釋了一番,見他仍是似懂非懂,邵揚干脆蹲在夏方榮邊上,掏出手機給他演示起來。

  有要報銷的發票,明天記得帶到服務站啊。”臨走,倪芬芳和邵揚不忘叮囑村民。第二天上午,剛過8時,服務站一樓窗口不斷有村民前來辦事。“阿姨,一共1024.5元,來這邊簽字。”倪芬芳將10張略皺的醫療發票撫平黏貼,填寫完受理單后,她又仔細核對了兩遍賬目,并在系統里輸入上傳。不到5分鐘,等在窗口的周國桃便能簽字離開了。“很方便。”周國桃今年59歲,今早聽到站里喇叭通知,得知代辦員來了,她便搜羅了家里存放的醫療發票,過來辦理。“年紀大了血壓高,這不,都是些配藥的單子。多虧他們,不然我們來回可要折騰好幾天。”

  周國桃口中的“折騰”,要比我們此行更甚。從金匯港到大洋山,坐輪渡每周只有兩班,遇到有風有霧就變得遙遙無期了。如果選擇公交車出行,從上海金匯港到沈家灣碼頭,要足足轉4趟公交車,之后再乘坐船到達對岸的大洋山,一整天就過去了。

  輪流駐島貼心服務

  一個上午,不間斷有村民送發票過來。“如果沒有代辦員下來,這些發票都是我們定期或出差時帶過去。”服務站副站長周麗軍告訴我們,他們不但要跑洋山,還要輪流去灘滸島駐點。

  生產淡季,灘滸島常住只有20多位老人。為方便他們辦事,服務站的5位社區干部每人輪流到灘滸島辦公,7天換班。事實上因風浪不定,船常常停航,在島上呆個10多天是常事。“衛紅阿姨已經在島上呆兩周了,帶去的菜全吃完了,這幾天只能拔筍吃了。”周麗軍笑說,最多的一次,他在島上被“關”了18天。

  周麗軍是2000年最早一批遷到金匯港的灘滸村民,在站里工作已有10年。當時灘滸島上還沒有24小時供電,靠柴油限時發電。2017年,島上終于全天通了電,但網絡依然沒有改善。對90后范飄芬來說,沒網絡的日子無聊難熬。范飄芬進服務站已有兩年,村民們都叫她“阿飄”。她告訴我們,如果不是因為工作原因,8歲那年離島后,自己不會再踏進灘滸島。

  “白天和老人們聊聊天,看看他們有什么需求。”范飄芬說,他們還是島上的播報員,每天早上6時要準時將一天的天氣情況、潮水情況,通過廣播告知給島上百姓。島上還有位駐島醫生,老人看病發票就由他們收集帶走幫忙報銷。“23份!”10時30分,倪芳芬和邵揚仔細清點發票后,收起材料袋對我們說:“走吧,要往回趕了。”

  因大霧影響,我們依然只能搭乘小船返回洋山。“明天周五總有船去灘滸島了吧?”“肯定有!”我們相互打氣。

  結果第二天收到通知:“灘滸,停航。”,而從周一到洋山鎮算起,這已經是第五天了,卻依舊沒有實現登上灘滸島的愿望。

標簽:服務 辦證 貼心編輯:毛寧
组选走势图